完结小说网-全本小说网,笔趣阁,新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穿越 > 大周王侯 > 第六八零章 欢饮
听书 - 大周王侯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六八零章 欢饮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祖国生日快乐!)

    皇上亲自过问之事,效率果然高的惊人,在林觉受到郭冲召见之后的傍晚,任职公文便下达至翰林学士院。

    傍晚时分,袁先道亲自来宣读任命公文,恭贺林觉和杨秀高升。自始至终,袁先道只字没提林觉殴打两名翰林学士的事情,仿佛这件事他根本不知道,也根本没发生过。

    事实上,几日前,两名被打的鼻青脸肿,浑身湿透的翰林学士回去哭诉时,袁先道一蓬胡子吹的飞起,差一点便带人来拿林觉归案了。但终究是年纪和阅历都足够,袁先道虽不得不受吴春来所迫派人去骚扰林觉,然而真正要和林觉动真格的拿下林觉这种事,袁先道是知道不能干的。袁先道可没傻到给吴春来当马前卒,去对付林觉而得罪梁王府。袁先道难得的保持着清醒,他知道自己不能越过那条红线,不然自己便难以抽身。所以,他只安抚了两名翰林学士,答应在年底考评评语上给他们更好的评价。并且放了两人一个月的长假,以示补偿。

    当接到林觉的任命文书时,袁先道既惊讶不已,同时心中也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没冲动,否则岂非枉做恶人了。皇上亲自任命林觉为开封府提刑官,这说明林觉在皇上心目中的地位之重。自己当初若是当个愣头青去责罚林觉,结果一定很尴尬。

    袁先道和林觉像是一对老朋友一般言谈甚欢。两人抚今追昔,畅谈过往。事实上,两人也确实是老相识。三年前杭州花魁大赛上,袁先道便是首席评判,当时林觉虽只是个无名小卒,却已经见过面了。

    “当年花魁大赛上,林大人一首《定风波》问世,惊艳四方。那时候起,老夫便认定林大人绝非池中之物。果然,连夺解元状元,如今又得皇上赏识,亲自任命为开封府要职,足见老夫当年眼光不误。哈哈哈。”袁先道如是道。

    “袁夫子原来当年便看出我有今日了,我自己都没觉得我能有今天呢。袁夫子的眼光真好,佩服之极。”林觉哈哈笑道。

    两人东拉西扯的说着没营养的话,仿佛以往的芥蒂和龌蹉都没发生过一般,仿佛是一对忘年交在回忆往事一般。说一些当年的趣事,留下满屋子爽朗的笑声。

    袁先道离开之后,林觉和杨秀立刻收拾东西,打点包裹准备离开公房。胡大人和江大人全程默默无语的跟随在侧,神态颇为凄凉。林觉和杨秀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简单的收拾了个小包裹背在肩膀上,一些日常用具,文房用品也都留下来送给江胡二位。

    “二位大人,我们要走啦。林觉在此时间虽然不长,但蒙两位大人照顾,在你们身上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总之多谢你们二位老大人照顾,还请两位大人保重身子,将来我还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林觉并没有揶揄他们,事实上两位大人其实人还是挺不错的,就是势利了些而已。对林觉其实倒也没做什么不可容忍的事情。林觉也确实从他们身上学到了些东西,那便是一种淡然处之,安然于此的心态。在这里的时日虽短,但每一日其实对林觉来说都很漫长。倘若不是看着两位老大人下下棋打打瞌睡,逗逗鸟儿这种坦然的态度,林觉怕是早就受不了了。

    江大人和胡大人的眼眶也有些发红,江大人叹息拱手道:“哎,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早知这破庙是容不下林大人这座佛的,林大人非池中之物,一飞冲天也是可期之事。林大人,老朽和胡大人平日说话不中听,你可不要见怪。其实,我们对林大人并无恶意,只是嘴巴上零碎罢了。不信你问杨大人。两位大人能有今日,老朽和胡大人其实是打心眼里高兴的。我们两个这辈子是完了,但你们能飞黄腾达,也算是给我二人出了口气。老朽在此祝愿两位大人官运亨通,前途广大,将来出将入相,名垂四方。”

    胡大人在旁点头应和道:“江大人所言也是老朽心声。两位出去了,倘若有空,也要回来瞧瞧我们。我们两个风烛残年,其实也没多少年岁了,朋友也少。倘若你们来看看我们,我们便很高兴了。”

    林觉笑道:“那是自然,倘若有机会,我们一定回来看望两位老大人。”

    杨秀在旁插嘴道:“林兄,我可不愿回来这里了。这公房,我可不愿踏进来半步。倘若看望两位大人,可以去两位大人的家里去看望,我可不再回来了。”

    林觉呵呵笑道:“原来杨兄对这里怨念颇深啊,我还以为杨兄喜欢这里呢。秋天葡萄熟了的时候,咱们不回来吃葡萄么?前几日才说好的啊。不是说这西域的葡萄又大又紫又水灵,甜的齁人么?我还没尝过呢。”

    杨秀翻着白眼摆手道:“要来你来,再好吃的葡萄我也不吃了,我发誓,我杨秀这一辈子也不踏进这里半步了。这里是囚牢,是杀人不见血的地方,我已经受够了。林兄,你走不走,我可等不及了。”

    林觉尚未说话,杨秀便抱着包裹下了门廊,脚步急速的朝门口行去。

    林觉转头看着江胡两位大人苦笑道:“两位大人,杨大人等不及了,我也该走了。二位大人珍重,咱们后会有期。”

    江大人和胡大人忙拱手还礼,林觉转头朝杨秀的背影笑着叫道:“杨兄,走那么快作甚,等等我啊。”

    杨秀不答,头也不回,背影决绝的快步出了公房院门,转到侧首小道上。林觉飞步追上,两人并肩而行,消失在花木小径之侧。

    江大人和胡大人相互搀扶着送到门口,目送着两人背影的消失,默然无语的站在那里,半晌无语。夕阳西下,两人的身影被拉的很长,影子在公房院门之外的地面上,但两人却没有出公房半步。

    半晌后胡大人轻声道:“老江,咱们回去吧。他们走啦。”

    “哎!走了,这里就剩我们两个了。杨秀说的没错,这里杀人不见血的地方啊,你我二人青春蹉跎数十年,全耗在这个地方了。虽然没有人用刀子杀我们,但我们的大好时光却都被斩杀了。真是后悔啊,这一辈子我们居然什么事都没干成,就成天呆在这里了,什么事都没成啊。想想……当真是白活了一生。”江大人喟然长叹。

    胡大人默然无语,半晌后也长叹一声,负手弓身,朝公房内走去。江大人也摇头叹息一声,跟着他身后缓缓而去。

    ……

    夜晚,林家后宅一片欢腾热闹之声。林觉调任开封府任提刑官的事情让林家后宅中近来有些沉寂的气氛变得热烈而欢腾。林觉被逐出师门,加上生病,再加上被贬回原公房的事情成了压在众人心头的石块。林觉虽人前没有表现出什么来,但背地里的长叹却被敏感的女人们捕捉。她们知道林觉心情沉郁,自然也就开心不起来了。

    所以,当听到林觉宣布自己被任命为开封府提刑司代理提刑官的时候,这好比是在灰白的空气中亮起的五彩焰火,一下子便让人心情愉悦了起来。

    本来已经被这种气氛憋得难受的芊芊当即便怂恿绿舞晚上开个宴席庆祝庆祝。绿舞欣然同意,亲自下厨,按照林觉在杭州的口味做了几个拿手的小菜。热热闹闹的在后宅小厅中摆了一桌酒席,拉着林觉入席。

    林觉本也是个喜欢热闹的人,虽然此次任命在林觉看来也并非是什么极为了不得的大事,也并不能对自己和先生之间的关系有所改观。但他也并不喜欢哭丧着脸的人。他知道,自己的情绪其实影响着身边人的心情,故而也欣然入席。

    自从林觉去年中秋之夜喝醉了酒,和白冰发生了那件不可描述之事后,林家后宅其实基本上是禁酒的。过年的时候才喝了几回,也只是适量而已。其他人倒不觉得什么,芊芊倒是憋得要命。她酒量不好,但是她喜欢喝酒闹腾的气氛。今日这个场合,她自然是要提出来大伙儿好好喝一顿的。

    在林觉的默许下,芊芊抱了一大坛子竹叶青出来,拍碎泥封之后,浓烈的酒味顿时四散飘荡在空气之中。酒味一出来,宴席的气氛顿时热烈起来,就连林觉也立刻兴奋了起来。脱了长衣,甩开膀子准备大喝一顿。多日没敢尽兴喝酒,林觉也想谋一醉。

    “今晚,不醉不归。”芊芊甩着发髻,手拍着高耸的胸脯豪气干云的大声宣布道。

    绿舞和白冰捂着嘴吃吃的笑。

    林觉哈哈笑道:“我们也许可以不醉不归,但你一定可以。因为你一碗就醉。”

    白冰和绿舞笑的花枝乱颤。

    芊芊瞪眼反击:“我……我虽然一碗就醉,但我醉了就倒了,也不扰人。不像有的人,醉了要抱着人睡,闹得满城风雨的。”

    白冰的脸腾地红了,起身便来捉芊芊。两人平日已经很捻熟了,基本上已经玩笑不禁,那天晚上的事情芊芊也不知嘲笑了白冰多少回。但当着林觉的面这么说,白冰依旧羞得无地自容。

    林觉哈哈笑着看着两人闹腾,心中安逸无比。

    绿舞笑道:“不要闹了,芊芊你也是作死,冰儿你也敢惹,你忘了那天她吹笛子,你像个傻子一样跳舞的样子了?你惹了她,将来在大街上她吹起笛子来,你不是成了街头上的笑话。”

    芊芊闻言更是瞪大了眼睛,叉腰叫到:“你不说我还忘了,林公子,你给评个理。你的宝贝儿白冰欺负我怎么说?那天我在午睡,她跑到我房里吹笛子,我也不知怎么得便着了她的道儿,爬起来就跳舞。有这么欺负人的么?有武功便可以为所欲为?”

    林觉笑问白冰道:“有这么回事么?”

    白冰红着脸道:“她……她乱说话。”

    “我怎么乱说话了?不就是那天在小暖阁里撞见了你们两个……”芊芊叫道。

    “你还说……”白冰飞身扑上。芊芊也是自小学舞技的,虽不是功夫但腾挪闪避也自灵活,身子一闪躲到林觉身侧。林觉伸手抓住白冰挥打过来的拳头,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芊芊说的小暖阁的事情是那一日自己和白冰在小暖阁的软榻上亲热。正欲生欲死之时,芊芊突然闯入,然后惊吓而逃的事情。白冰定是恼怒此事,于是吹了一曲迷魂曲报复芊芊。

    “芊芊,别说了。你再闹,便搬到杏园去住。”绿舞难得的表现出了她的威严。

    芊芊忙认怂,抱着绿舞道:“好啦好啦,我不敢了,天天拿这个吓唬我。我可不去杏园,这里住惯了,杏园太简陋。我不说便是。冰儿姐姐,饶了我,我给你赔不是。”

    白冰哼了一声,脸上红红的,气呼呼的。林觉捏着她的手,拉她坐在旁边道:“莫跟这小孩子一般见识。不要搭理她。话说咱们一口酒菜到现在都没吃,这些酒菜只是拿来看着的么?都坐下,开席,开席。”

    绿舞笑道:“就是,开席开席。芊芊,罚你斟酒。”

    芊芊欣然起身,抱着大酒坛子给众人斟酒。手脚不稳泼泼洒洒了不少,心疼的嘴巴里嘀嘀咕咕的,众人又是大笑。

    酒盏斟上,绿舞捧着酒碗站起身来道:“公子高升,我们也欢喜。来,敬公子一杯,祝愿公子官运亨通,青云万里。”

    白冰和芊芊也都捧着酒盏站起身来。白冰道:“升官不升官倒也没什么,只要开心就好。”

    芊芊道:“升官当然好,哼,那个方老爷子这么糟践林公子,绝情的很,害的公子名声受损,心情也不好。今日教他看看,他不稀罕林公子,皇上可稀罕林公子。林公子这官比他以前给的还大,气死他。”

    “就是,芊芊可算说了一句跟我想的一样的话。我家公子人人敬仰,对他方先生也是尊敬有加,他倒好,这么对公子。气死他。”绿舞点头道。

    林觉苦笑道:“莫乱说话,他是我恩师,很多事你们并不明白,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来,干了。不求升官发财,但求安定平安。”

    众人举杯干了,除了绿舞不胜酒力,只抿了一小口之外,林觉白冰等人都将酒喝光。

    林觉盯着芊芊,芊芊道:“看着我作甚?”

    林觉笑道:“我在数数。看你什么时候倒下。”

    “切!”芊芊一摆手,手腕上的翠镯叮当响。“放心,上次是一大碗,今日是小半盏,想看我出丑,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林觉闻言,哈哈大笑。

    桌上的几道菜甚是合林觉的口味,自来京城后,绿舞因为身份的转变已经很少亲自下厨做菜,但林觉还是一吃便吃出了绿舞做的菜的味道。林觉胃口大开,和几人说说笑笑倒也将内心之中的忧虑抛到了九霄云外。

    芊芊喝了两盏酒,已经有了些醉态,情绪也更加的兴奋。跟林觉碰了一杯后,她跳起身来叫道:“林公子,我给你唱一段戏助助兴吧,如何?”

    林觉鼓掌笑道:“好的很,听莺莺说你学戏很有天赋,我还没当面听过,你且唱一段来听听。最近学的什么戏?”

    芊芊起身走到厅中空处,笑道:“学的《牡丹亭》。我给公子唱一小段游园惊梦一出中的唱段如何?那话本不是公子写的么?词儿写的极好的,我很喜欢。”

    林觉点头道:“好,唱哪一段?良辰美景奈何天么?”

    芊芊道:“我唱另一段。”

    林觉点头,当下放下筷子,坐直身子等着。绿舞和白冰也都笑盈盈的托着腮等着听。但见芊芊垂头静立片刻,待抬起头来时,整个人气质大变。她本是个平日嘻嘻哈哈伶牙俐齿的小姑娘,顽皮有余而沉静不足。但此刻,当她抬起头来时,脸上神色变得平静而淡然,瞬间成为一个含蓄而内敛的多愁善感的女子模样。

    芊芊莲步轻摆,走了几个台步,摆了几个身法手势,然后轻启朱唇唱道:“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栏。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已吩咐催花莺燕借春看。云髻罢梳还对镜,罗衣欲换更添香。”

    芊芊的嗓音属于娇媚甜美的类型,但唱此曲转折之际,却又黯哑叹息在其中,加上手眼身法的结合,将这段唱词演绎的淋漓尽致。那《牡丹亭》的女主角杜丽娘本就是个温驯柔顺的外表之下,隐藏着一颗悸动的春心的贵族少女,故而满怀闲愁的心境被芊芊抓的准确,演唱和表演都丝丝入扣,尽得精髓。

    一曲唱罢,白冰和绿舞起身鼓掌,林觉顽心作怪,响亮的打了个唿哨,大笑道:“唱的非常好,打赏,打赏。绿舞,赏银子。”

    绿舞白了林觉一眼,林觉见绿舞不动,伸手从腰上扯下一只玉佩来道:“赏你这个。唱的好。”

    绿舞忙道:“赏银子吧,我去拿银子,这玉佩……”

    芊芊已经化身为她自己,一个饿虎扑食上来,一把将玉佩抓在手里,揣进翠袖之中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赏都赏了,还反悔么?”

    绿舞气的翻白眼,看着林觉心道:“这玉佩是郡主姐姐给你的,你便送人了?郡主姐姐回来之后,看到这情形,看你如何交代。”

    林觉却不管,赏了也就赏了,小郡主给的玉佩多了去了,郭采薇花心思给林觉搭配装扮,一套一副要配一个式样的玉佩和腰带,所以光是玉佩都弄了七八个,林觉被折腾的烦的要命。送一个给人,那算什么。

    “没想到啊,唱的这么好。表演的也要。真是名师出高徒啊,莺莺这个师傅教的好。”林觉笑道。

    “我学的也好啊,我很用心学的。光有伯乐,没有千里马也不成啊。”芊芊不服气的道。

    “对对对,主要还是你。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我看,你完全有上台的实力了。得赶紧开大剧院分号才是。这事儿得提到日程上来了。我得给二伯写封信,他要在江宁府开分号,这事得抓紧。”林觉点头赞道。

    芊芊道:“不用了,莺莺姐说,就让我在南城大剧院登台。莺莺姐说她要减少演出场次,将来让我在南城当台柱子。再说,我可不想一个人去江宁府,好没趣的。”

    林觉一愣,旋即明白了原因。上次自己跟谢莺莺谈过了,要她逐渐淡出,因为岁数大了,自己也要娶她进门。成了自己的侧室之后,便不太可能去抛头露面登台了,所以她才会要芊芊在南城登台。这却也是个解决办法。以芊芊的资质和聪慧,假以时日,南城大剧院应该是能撑得住场子的。

    “好,既然莺莺这么说了,那便这么定了。你听她安排,慢慢的接替她主演,我有预感,一个超级明星正在诞生。加油吧,敬你一杯。”林觉笑着举杯道。

    芊芊欢喜不尽,随手抓起面前一盏酒咕咚喝了下去。白冰连忙出声制止,却已经来不及。那盏酒是白冰刚刚斟满的一大盏,白冰有酒量,嫌弃一点点的喝没意思,所以给自己加满了酒。芊芊一口吞干,顿时天旋地转,只说了句:“糟糕!”下一刻已经仆倒在桌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X
Top